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的淫妻小玉
我的淫妻小玉
(1
阮淑玉,人如其名,是个真正的美人胚子,据说她小时候就是个人见人看、
花见花开的小美人,很是招人喜欢。她的爸爸妈妈也都是从小宠着她、惯着她,
家里都是有钱的亲戚和对她超好的叔叔阿姨们。按说她这个条件是轮不到我的,
但也是我的幸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追到了她,并让22岁的她成为我的妻
子。
这是个夏天週末的傍晚,天阴沈沈的,外面下着小雨,屋里的光缐也比平常
突出得更亮。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饭已经做好放在桌子上,就等着妻子回来。
「砰!」门开了,妻子拍打着身体,纤细的身子在灯光下很有种柔美感。看
着她今天的穿着,我竟然有点激动:上身穿着粉红的小外套,因为是夏天,她里
面只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内衣,无肩带低胸的设计无法包裹着她诱人的美乳,圆滑
丰满的乳沟更是惹人犯罪。下面是短得不行的小热裤,美妙的翘臀随着裤子勾勒
出圆润的弧缐;修长白皙的美腿上竟然穿着黑色的丝袜,脚上一只白色的鱼头嘴
的平跟鞋,上面安置的花朵都让她美腿更添诱惑。
「小玉回来了?加班这么晚,你们老总也太狠心了。」我站起来把干衣服拿
给她。小玉擡起头,娇美又带点英气的脸蛋上有着一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性感
饱满的嘴唇微微上翘,齐腰的微波浪秀髮。纤细的小蛮腰下面有着浑圆挺拔的俏
臀,最让人兴奋的是她娇小的身材却有着34D的酥胸和修长比例完美的美腿。
可是人无完人,这么性感动人的小玉却有着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沒有主
见。平常她一遇到事就急急忙忙的给我打电话,虽说什么事都听我的,但我有时
候还是叫她有自己的主见。
「唉!老公,別说了,那个混蛋老闆太气人了。」
「吃饭吧,別说了。身上衣服打湿了吧?」
她看了看我,一脸的委屈。我一看她的表情,就觉得出了什么事,因为她心
里是藏不住事的,心里一有事就会马上表现在脸上。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站她面前,静静地看着她。
「老公……」她抿了抿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似乎心里在挣扎着什么。
我看着她,难道他们老闆非礼她了?这么晚回来,的确有可能,不过自从进了四
合院,我对此已经有了小激动。
难道是真的?想像着娇美的妻子在那胖如肥猪的老闆身下呻吟,粗大的肉棒
进出着只有我能进出的地方……靠!不行了,要淡定,要淡定。不过我沒有说出
来,而是准备听她说明情况,就算平常我们在床上时说的话她能接受,理智情况
下她还是比较抵制的。
「说吧!」我慢慢地坐到沙发上,点了根烟。
小玉看了看我,认为我并沒有生气,才徐徐地说着。听完后,我真想说一句
他妈的,真是太……太……太刺激了!小玉说的什么事?她说得断断续续,不时
还瞄瞄我的表情,犹如学校乖巧的女生在接受老师的批评一样,所以我沒办法把
她每一句话都讲出来,只能大概说说了。
原来小玉回来经过我们小区门口的时候,因为下着小雨,路面有洼地的地方
已经有了积水,可爱的小玉倒楣地被从旁飞驰而过的汽车溅了一身水,身上衣服
都打湿了。尤其是那双丝袜,虽然是黑色的,但由于皮肤太过于娇嫩,都贴着腿
部而显现出来;上身就更不用说了,还好是在小区门口离家近,要是在外面,说
不准就被当场强姦了。
小玉很是苦恼,再加上又冷又饿,看到门卫室的灯亮着,于是想着说不准有
毛巾能擦干身子,免得感冒发烧了,可她也沒想想,她这身装扮会有多大的杀伤
力就直接敲门了。
门卫林老头已七十岁了,虽是七十了,但身体不错,因为当了十年的兵,所
以他身上的肌肉还是很明显的。因为平常有邮寄的物品放在他那,所以我们关系
都不错。交谈了几次后才了解,他早就离婚了,一直沒找老婆是因为他性慾有点
强,沒事就搞,沒事就搞,这倒是个离婚的奇怪原因。
不过说实话,我有一次无意中看到他的生殖器,搞得我自愧不如。他还沒事
跟我们吹牛,说他当年多么厉害,无论熟女、幼齿都被他幹得求饶。想想像小玉
这样一个尤物,穿着因为打湿而能透视的衣服站在他的门前,他会不会激动?会
不会幹出什么事呢?
(2)
小玉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拖鞋的声音。门开了,林老头睁着迷煳的双眼看着
门口站立着的美人。很显然他刚才的睡眠被无情地吵起床,他有点火大,不过等
看清门口的可人,他立刻就清醒了,像他这样的色鬼看到小玉这样的美女,再看
清她身上的穿着,立刻就兴奋了。
还沒等问,小玉就开口了:「林伯,能让我进去擦擦身子吗?我身上都湿透
了,好冷。」小玉可怜兮兮的望着林伯,本来就娇小的身体缩成一团,两只雪白
的手臂交叉着护着胸部,幽深的乳沟似乎要把林伯的眼睛吸进去。齐腰的长髮也
贴着脸颊,让人一看就想保护她。虽然小玉不是故意去诱惑他,但此时此人已经
是在挑战男人荷尔蒙升高的底缐。
「快进来,快进来,免得感冒了。」林伯这貌似关心的举动实则隐藏着内心
的冲动,猴急的他说不定心里已经把小玉按在床上爽快地做爱了。在小玉进门的
时候,林伯双手扶在小玉的小蛮腰上,适中的触感已经让林伯开始意淫了,可怜
小玉又冷又饿,对他这不经意的接触已经失去的感觉。林伯这一接触看上去是揩
油,实际是在看小玉对揩油的底缐,好在小玉沒反应。
林伯笑了笑,随手把大门关上。进屋后,林伯给了小玉一条毛巾让她擦拭身
体,不过门卫室实在是太小,小玉只好坐在沙发上,当着林伯的面用黄色的毛巾
从脸蛋到脖颈,到双臂。那猩黄色的毛巾说不定就是林伯经常手淫而射出的精液
所染成的,看着娇美的小玉把那类似他的精液均匀缓慢地擦拭在身上,林伯不免
呻呤了一声。
「嗯?林伯,你怎么了?」善良的小玉听到可以当他爷爷的林伯发出一声呻
呤,以为他生病了。
「哦,嘿嘿,我沒事。」林伯尴尬的解释道,随即他看到小玉身上一个对他
致命的部位:一双修长的美腿,一双穿着纯黑丝袜的美腿。
「嗯,小玉啊,你的腿都被打湿了,袜子也湿了,不如把袜子脱了吧,不脱
出来的话,很可能会感冒的。」
「把袜子脱下来?」小玉望着林伯,看着这个对她关心无比的长辈。
虽然我经常在家里让小玉穿上丝袜诱惑我,我也多次告诉小玉她那双美腿是
多么的有诱惑力,不过每次小玉总是在我耳边像是吹风的说道:「放心啦!我只
诱惑亲亲老公你一个人。就算诱惑別人,也当你的面诱惑好不好?」然后皎洁一
笑,随即跑开。我当下想道,到时候你找別人上床的时候,可千万要在我面前脱
啊!
「是啊,把袜子脱了。不脱的话,脚上的味会传到腿上,腿就会很臭的。」
很显然林伯抓住了女人爱干净的癖好。
小玉听到这话,就把手放在热裤的边缘,那里正是丝袜的开口,浑圆白皙的
大腿根处被黑色的丝袜所包裹着,平常只有在我面前脱的小玉,这次只能在另外
一个老男人面前来展现自己尤物的本质了。
林伯有些激动,因为他的阴谋得逞了。他想让小玉在他面前脱下她的丝袜,
尤其是有着长腿的小玉,那种小女生特有的体味,已经是比那些A片更好的催情
剂了。那种男女交融的味道,那种只有两人在床上交媾才能发出的味道,已经通
过林伯的想像变成心理变态的现实。
或许现在的林伯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和小玉做一次爱,哪怕是只有一次。如
果我当时知道他的这种想法,我会笑着说:「那你的愿望太容易实现了。」
小玉把丝袜很快就脱了下来,很短的时间让林伯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这已
经很好了,本来黑韵十足的丝袜变成了白皙稚嫩的美腿,这一瞬间的变化就刺激
到了这位淫劲十足的老色鬼。
小玉把袜子放在旁边的沙发上,把双腿併在一起,用毛巾擦拭着。已经深入
淫态的林伯颤抖地把小玉的丝袜拿起来,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嗯,林伯,你裆部那为什么凸起了那么大一块?」小玉刚刚发现这一现象
便立刻告诉了林伯。随即,小玉的脸立刻就红了,她意识到这是所有男人性起时
的表现。虽然我们不是经常做爱,但她还是知道我在看到她刚洗完澡裹着浴巾出
来时就是这个现象。
「小玉,你太漂亮了,不,你太性感了。我……我们……」还沒说完,林伯
就已经向着坐在沙发上的雪白羔羊扑了过去。
(3)
林伯急不可耐地想把小玉压在身下,因为是沙发,小玉能扭转身体的地方很
小。有时候脑子里的荷尔蒙到达顶点时候,对週围的环境也是直接忽视的,保卫
室的地方也不大,而且旁边的窗子是透明的,如果有人经过看到这一幕,想必林
伯也不用在这里幹了。
「林伯,嗯……別这样,会被看见……不要这样……」因为小玉也不是本性
淫荡的女人,所以对这种突然的性行为表示出强烈的抵抗。林伯也是手忙脚乱地
把小玉压在身下,两人把沙发都蹂躏得一塌煳涂。
「小玉,让我亲一下,就亲一下吧!」毕竟林伯当过很长时间的兵,强壮的
身体压在小玉的身上,像小玉这种沒什么力气、身材娇小的女人当然翻不了身,
但是女人一般遇到紧急情况时,身上的力气也的确不一样。
林伯两只手把小玉一双手按在沙发的边缘,那张不知多长时间沒刷牙的臭嘴
在小玉白嫩光滑的脸颊和脖颈上亲吻着,「不要……放开我,放开……」小玉拼
命地反抗着,头不停地扭来扭去,白皙的皮肤因为对方亲热的行为而开始变得粉
红。
林伯这时把小玉硕大的柔软胸部作为主要亲吻的地方,別看小玉多么反抗,
但这个可能是所有女性敏感地方的部位一旦被接触,那整个身体都会酥软下来。
「哦……林伯……別亲那里……嗯……」小玉慢慢地停止了反抗,虽然还是不停
扭动着身体,不过这也无疑是在给林伯更多的诱惑;从两人的动作上看,也是在
间接的帮助林伯。
林伯见小玉慢慢放弃了抵抗,心里也暗爽了一下,两只手开始急忙的去解裤
子,因为是夏天,他身下除了内裤就只穿了一条裤子。也怪林伯岁数大了,两只
手去解裤子,嘴上的活却就不那么激烈,小玉也从刚才迷情中渐渐地清醒过来:
「嗯……林伯,我们不能……嗯……这样……」
但不愧是床上幹将,林伯随即把嘴一路亲吻下来,小玉的内衣都被林伯的口
水打湿了,感受到林伯又在亲她的小腹,两条笔直的双腿也交融相错着。其实小
玉的心里也在挣扎,感受对方如同她父辈一样的老人在和她做爱,一种屈辱和刺
激油然而生,沈沦也是个时间问题。虽然小玉已成人妻,不过内心还是和我谈恋
爱时一样。
我们以前在床上为了培养感情,我也是在小玉高潮的瞬间问她:「如果我把
你放到別的男人怀里,让他去操你,幹到你高潮,你肯吗?」
「老公,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把我送给別人?」
「不是送,我会在你旁边的。你不是需要大肉棒吗?」
「讨厌,那是我瞎说的……」
「感受別人的体温,体验不同的刺激,难道你不想吗?」
这时的小玉已经瞇起了眼睛,月牙般的双眼已经覆盖了一层情慾的弥蒙,其
实她心里已经开始想像。她就是这样,我在她心里已经非常重要,就算被別人强
姦也会相信我会在第一时间出现的。
回到现实,小玉看着身下的林伯,感受全身的舒适,但一下子又想起了我。
自幼的妇女道德告诉她,盡管我有时候开玩笑说同意她出轨,但这不是在家里,
沒有我在场,她还是很保守的。
「不要再弄了……林伯……走开啦……」随即小玉蜷起修长的双腿不知方向
的用力向后一踢。林伯刚刚解下裤子,正准备去好好和小玉亲热时,被小玉果断
地踢在裤裆上。
「唿……这么大!」小玉看着林伯的肉棒诧异道。刚才由于小玉不知方向的
踢去,沒想到却一下把林伯的内裤踢了下来,硕大的肉棒一下子蹦在小美人的眼
前,那遍佈青筋的生殖器把男人特有的气味传入了小玉的鼻中。可能很长时间沒
洗过了,那腥臭的味道让小玉一下皱起了眉头。
看着小玉惊愕的样子,林伯不免骄傲了一把:「怎么样,小美人,我的鸡巴
大不大?放心,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说着,林伯就把手摸到小玉的热裤上,
看着已经渐渐迷失自己的小玉,准备一举把这个小美人降服在自己的胯下。
突然,「砰」的一声,居然停电了,小玉和林伯都楞了一下。随即小玉便抓
起丝袜,从林伯的身下扭了下身子。可能是小玉全身的皮肤太过于滑腻,林伯竟
然沒抓住,不过也抚摸了一把小玉的美肌。
门卫室很小,小玉很快就开门跑了出去,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只剩下林伯
愣愣的呆在那里,胯下的肉棒还是直直的竖起着。不过这要到手的美人就这么跑
了,林伯不免感到遗憾,但想到刚才的过程,林伯猥琐的笑了笑:「小美人,你
终究跑不过我的手心的……」
终于挣脱出林伯的身下,小玉站在楼道中。刚才跑得太快了,回头望望,还
好林伯沒有追过来。想着刚才林伯的大肉棒,小玉不免心里一紧,心中则有些小
小的期待。
「不要再想了,想想老公。」小玉自言自语着,可脑子里还是回忆着刚才的
刺激场面。她甩了甩头,在楼道里把丝袜重新穿上,想着回家后,到底该不该把
这件事说出来呢?
听完小玉的讲述,我表面虽然很平静,但心里却想着一定要让林伯嚐嚐小玉
的身体。想到他当时光着下身望着小玉逃跑的身影,估计睡觉都要后悔得直叹气
吧?
「嘿嘿嘿……」我笑着看向小玉,「老公,你怎么了?为什么笑得这么猥琐
呢?」小玉犹如好奇宝宝一样疑惑地看着我。
嗯,不能让小玉看出来我的企图。我一下子变得很生气:「那林老头看来是
不想活了,敢动我的女人,我一定要收拾他!」说完我还挥了下拳头。
小玉听完立刻央求着:「不要打他!老公,他年纪大了,很可怜的,不要欺
负他!」说完小玉过来抱住我的胳膊,一脸可怜的表情。
『傻小玉,你都快让人家上了,还替別人求情。唉!善良啊!但善良的女人
总是能带给男人更多的刺激,尤其是极其性感的女人。』我心想。
「好吧,不过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装作不再生气的样
子。「嗯,问吧!」小玉看我不再生气了,便跟我坐在一起,靠在我身上。
「那林伯的肉棒真的很大吗?比我的还大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怕小玉
察觉出我的真实意图,虽然小玉有时胸大无脑,但有时候还是很聪明的。
「呃,这个……老公,真的要说吗?」小玉听到我的问题,小脸一下子就红
了。我点了点头,说:「如果比我的大还好,我能考虑考虑让你去品嚐品嚐。」
说完我就大笑起来。
「哼!我就知道你这人不安好心。」小玉一下子明白了,随即生气地说道:
「大,当然比你大,看样子比你厉害多了!什么时候你满足不了我,我就去找他
幹。怎么样?!」小玉挑了挑那洁白的眉头,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那乳白的乳沟
狠狠地把我的眼睛拽了进去。
「別生气嘛!老婆,我开玩笑的。嘿嘿!」我狡猾一笑,看着眼前的尤物,
我的小弟不免有些升起的感觉。想着小玉刚才差点被那个老头按在床上,我一下
子抱起小玉,向着卧室里走去。
(4)
上次说到小玉被林伯强行做爱但沒成功,所以林伯这几天也是闷闷不乐的。
有一次我去他那拿邮包,他看到是我,知道我是小玉的老公,于是半开玩笑的跟
我说:「小陆啊,我上次包了个小鸡,幹得很爽的!」
「哦,是吗?是什么货色的?」对于这点我还是闲暇时候随便听听。
「什么货色?不怕跟你说,跟你家小玉一样,那皮肤、那美腿,啧啧……」
幹你妈的,我就知道他要说,上次对我们家小玉那样,最后让她跑了,自然
他心里过不去,那是相当的难受。要是我,怎么说也要把门锁上的。
「哦,是吗?跟小玉一样,那你不会在幹的时候也在想我们家小玉吧?」我
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呃,怎么会呢?咳咳!不会,不会的……」林伯那双鼠眼见我盯着他,立
刻就把眼睛望着其它地方,尴尬的说道。
我随手给他一支烟,并帮他点着。看着他这有色心沒色胆的样子,我立刻心
里萌生了一个邪恶的阴谋,嘿嘿,小玉你在劫难逃啊!
「林伯,说说吧!就算是小玉我也不介意。意淫嘛,大家都可以的,我沒那
么小气。」果然,林伯见我沒生气,于是又张狂起来。
「小陆啊,你不知道,我说那妞跟你们家小玉那是不相上下,皮肤滑得留不
住手,那小脸蛋美得跟朵花似的,那身材出落得……哇!不能想啊,一想老哥我
就不行了……」林伯边说边喷了我一脸口水,有必要这样吗?
小玉虽然天天在我身边,我也沒觉得跟仙女一样啊!看来时常换妻的确能给
恋爱带来新的活力,虽然我们现在结婚了。
「是吗?嘿嘿,看来小玉还挺受欢迎的。」
「那是。小陆,要有时间让小玉过来玩吶!可別嫌老哥这地方小,但做爱,
哦,不不,做事还是可以的。」哼!连话都说不清。做事?做什么事?让小玉一
个人去你那,说不定这次她就逃不了,成为你胯下的玩物了。
「不嫌不嫌,如果有时间一定让小玉去你那玩玩。小玉很乖的,还是小孩子
嘛!」说完见他有事,我打个招唿就走了。临走时看了林伯的下半身,因为刚才
自己在那意淫,他那雄性器官已经有勃起的现象。可怜这林伯,沒事也就只能自
己手淫了。
我回到家,小玉正坐在沙发看电视,「老公回来了,今天累不累?」说完小
玉起来帮我拿着衣服。看着娇美可爱的小玉,我真有种满足的感觉,但我知道一
旦满足了,上天就不让你继续舒服的。
小玉今天穿着纯白的连衣裙,上衣的开口只透出一点点乳沟,不过加上小玉
白皙的皮肤,尤其是胸部那一块,感觉像牛奶一样的,难怪林伯摸了一次就这么
兴奋,如果真让小玉每天每夜的去侍候他,他会不会因此而少活几年?
「对了,刚才碰到林伯,跟他聊了几句。」我故意在小玉面前提起那个曾经
可能让她失身的老头。
「是吗?那你跟他说什么了?」小玉笑嘻嘻的看着我。
看到小玉沒什么反应,我一点都不惊讶,她就这样,除非是家破人亡,平常
的事她很快就忘记了。不过这次给她事情不一样,看她那双媚眼飘来飘去的,看
来这小妮子真沒当回事。
「哦,也沒什么事。」我故意吊起她的胃口,皱起了眉头。
「到底什么事?快说!」果然小玉担心起来,匆忙问道。
「哈哈,就是上回林伯要幹你沒幹成的事啊!」我恶作剧得逞般的大笑道。
「啊,你坏死了!不理你了!」小玉听完是这事,立刻红着小脸跑开。
傍晚,我抱着小玉坐在阳台的座椅上,双手抚着她的双峰,轻轻的揉捏着。
这种不是性爱行为但有种浓浓爱意的动作让小玉很享受,我边抚摸边在她耳边说
着亲密的话,时不时地还咬咬她的耳朵,小玉的心情此刻是相当愉乐。
「亲爱的,我告诉你件事。」我准备把我的计划付予实施。
「什么事?很重要吗?」小玉连头都沒有回,继续享受她的美好时光。
「我想让你更加快乐,更加舒爽,变得更加诱惑。」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彷彿这是我爱她而准备给她的最好礼物。
「那是什么?给我买衣服吗?」小玉回过头,因为我的言语让她逐渐兴奋起
来。
「我……我准备让你去试试林伯的大肉棒。」我平静地说出我心里最终的答
案。
半天过去,小玉睁着秀丽的眼睛惊讶地看着我:「老公,你怎么了?为什么
这么说,难道我不够对你好吗?为什么还要让我和林伯做那种事呢?难道你不爱
我了?」说完小玉便脱离我的怀抱,生气的向卧室走去。
我连忙追上去从后面抱住她,「老婆,就是因为我太爱你,才想让你有真正
的快乐。说实话,我的能力的确不如林伯,如果你担心的话,反正就在小区,我
会让林伯来我们家的。就是因为我太爱你,所以你的快乐才是我的快乐!」我抚
摸着小玉的秀髮,安慰地说我的理由。
我也曾想过让林伯直接上小玉,也想过让小玉像上次一样不经意地献身,不
过安全也是双方性爱的基础,在那个保卫室做可沒有在家里安全。
「快乐?这就是你的快乐?让你的老婆躺在別人身下你就快乐了?老公,不
要这样好不好?」小玉都快急哭了。这也是我沒想到的,原来看似柔软的小玉,
心里却也这么抵触。
「老婆,你也知道我的爱好,盡管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不过,这从某一方
面也的确能带给男人不一样的感觉。小玉,其实……其实我,唉……」沒办法,
从语言上不能折服她,就只能从身体上了。
「你怎么了?老公,不要吓我,你是不是得什么病了?」小玉回过身急忙抱
住我,丰满白皙的美胸挤压在我身上,靠,看着就要流鼻血呀!
「老婆,其实……我们三个星期沒做爱了。有一次我去医院体检,无意中查
出我……我已经……已经阳痿了。」我无力地说出这个结果,彷彿是对自己下了
判决书一般的语气让小玉惊讶地看着我。看着她这个表情,也正是我想要的。
「天吶!这么会这样?老公,都是我的错,这几个星期我光记得工作而把忘
了。不会的,让我试试。」说完,小玉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把我推倒在床上,
强行挎下我的裤子,整个行为就跟要强姦我一样。
小玉的葱白秀指轻轻的握住我的鸡巴,刚开始慢慢地撸动着,因为她跪了下
来,从上面望去,她那深深的乳沟带着如牛奶般光滑的皮肤冲击着我的眼球,娇
美的脸庞急切地盯着眼前的肉棒。看着她的手指和我的小弟弟组成强烈的色彩差
异,我想不勃起都不行,不过我早已服了药。
看着小玉开始急速的为我手淫,可我的鸡巴就是沒有任何的反应。我正准备
说:「小玉,你也可以帮我口交的。」但看到她着急的可爱模样,算了,不欺负
你了。
「唉!別费劲了,医生说除非是极度的刺激,才能从神经上唤醒男性器官的
甦醒。所以,小玉,我也不为难你。我们也可以不要小孩的。」我倒在床上,彷
彿已经放弃了生命一样。
「不!老公,你不是说喜欢看我去找別的男人做爱吗?我去!老公,你还年
轻,不能这样自暴自弃!我沒能给你幸福,都是我的错!」说完,小玉一下子扑
在我的身上,梨花带雨的说道。
「別哭了,小玉,你真好,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其实我这样也能过
一辈子的。」嘿嘿,我的计划就要成功了。林伯,到时候等你抱着小玉逍遥自在
时可別忘了谢我,不过这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我这个幕后的策划者。
「不勉强。其实……其实那时候看着林伯的那傢伙,我心里都好紧张。」小
玉停止了哭泣,回忆着那时候的情景,把小手放到自己胸前,都同属于一个颜色
的身体部位几乎融为一体。
「那好吧!这事我去联繫,如果你不想继续下去就跟我说,別委屈自己。」
我看着小玉,小玉也看着我,彷彿我们又回到了热恋的时候。
「嗯,老公,你不是经常想像我被別的男人幹吗?这会你的小媳妇真的被人
幹咯!」小玉对我眨了眨眼睛,淘气地学着淫荡的语气跟我开着玩笑,说完,扭
着浑圆的小屁股忙着做饭去了。
小玉离开后我坐了起来,走到书桌前,从第二层的抽屉里拿出一瓶药,上面
写着:「POUA,强制性禁慾。患者请慎重使用,药物过量容易造成阳痿。每
天一粒,服用三天后失效。主要用于因身体结构损失而不能性爱行为的患者。」
我拿着药品,看着远处的小美人,想着以后她会在我们的爱床上和別的男人
表现得怎么样呢……
(5)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我开了门,林伯一脸堆笑的站在门外。我看着他笑了
笑,这老头还真是性急,本来让他晚上来的,沒想到傍晚就来了。
事情还要从早上说起。我昨天好不容易说服了小玉献身于林伯来刺激我,从
而不再阳痿,于是我早上出去吃饭的时候,随便跟林伯交待了一遍。
「真……真的吗?小陆你不是开玩笑吧?」林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我。
「嗯,不过你要听我的。原因你也沒必要知道,我相信你只对小玉感兴趣,
这次给个机会你好好珍惜。」说完后转过头盯着林伯的眼睛,彷彿能看到他正在
想像着小玉在他身下扭动的娇媚模样。
「小陆,你真是……真是个好人。老哥我好几年沒碰过女人了,你真是尊老
爱幼!」林伯简直都要感激涕零了。还尊老爱幼,像小玉这样类似幼齿的才是你
的最爱吧!我根本就懒得看他的嘴脸,心里也突然有一点后悔,把这么性感可爱
的小玉交给他,真是正确的吗?我摇摇头,想到以后能培养出个淫荡的小玉,相
信这也是为自己的好处。
「先说好,就一晚上。晚上9点来我家,来之前把身体洗干净,特別是你那
玩意,小玉喜欢干净的。」我彷彿老鸨一样去出卖自己的老婆,幹!真是越陷越
深了。
「嗯,好的。嘿嘿,放心吧,小老弟,我会让小玉很爽的!」看着林伯猥琐
的笑容,我心里想,他连想都沒都想,真他妈是个下半身动物。不过看林伯这么
老实,也是为我所控。不仅是保护小玉,也是为了以后我们夫妻俩的日常生活的
平静。
「进来吧!小玉在洗澡呢!」我让他进来。他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
声,眼睛直勾勾的恨不得看穿玻璃去透视小玉那凹凸有緻的美肉。
他进来坐在沙发上,毕竟人老了,背有点驼,不过脸色毕竟还好。其实我当
时有计划时,就偷偷调查了林伯,还好沒什么病,身体也算健康,毕竟是和自己
的媳妇上床。想到这,心里不免有点激动,沒想到这么容易就实现多年的梦想,
这功劳也归属于小玉和林伯着一个笑羔羊一个老色狼,真是缺一不可。不过想到
不久后小玉就躺在別人身下了,我不免有些恍惚。
浴室的门被拉开,小玉只围了条浴巾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雪白的胸部鼓鼓
囊囊的,只透露出一点乳沟,象牙般的美肌让人忍不住去抚摸;齐根的白皙大腿
展现出女性的修长,笔直的小腿让男人看了有点冲动。
小玉看到林伯和我都愣愣的看着她,看我倒是不在意,尤其是林伯,想到下
一步就要和这个曾经猥亵过自己的老头在自己与老公的爱床上做爱,不由得小脸
透红,下身小湿,两条美腿相互摩擦着。
「老公、林伯,別看了,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看着小玉那一副小女人的模
样,我真想一下冲上去抱起她按到床上狠狠地幹。可惜,今晚的男主角不是我,
不过这比我亲自上场更加刺激。
「小玉,你简直太美了!小玉,我……」还沒说完,林伯就急不可耐地想上
前抱住小玉。小玉一看他这样,吓得连忙跑在我的身后,跟我悄悄的说道:「老
公,真的要这样才能刺激你吗?」
看小玉一副可人的模样,我连忙点点头,认真的对小玉说:「小玉,其实我
真的不重要,关键是你需不需要?」其实这话是一语双关,一方面是暗示我真的
沒事,真是对她好;另一方面暗示,想让小玉在自己的家里放开得更多。
小玉睁着已经慢慢迷濛的双眼无神地看着我,想必她也是有着奴性的潜质,
有时候过于听话也是一种病,不过小玉的这种病对我就是天堂。我随即对着林伯
说:「林伯,你先跟小玉进卧室吧,等我洗个澡才进去。」刚说完,小玉便拉住
我的手,彷彿依依不捨的样子,我拍拍了她的脑袋:「沒事,老公会在旁边保护
你的。」
「不是的,老公,你可不可以等我们都……都准备好了再进去?」
准备好了再进去?小玉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嗯,可能是等她和林伯都已经
性起,准备激烈做爱的时候我再进去。也好,虽然看不到前奏,不过也要照顾一
下当事人,说不定进去后会看到更多呢?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于是就朝着浴室走去。在进门的一瞬间,林伯已经把
手放在小玉圆润的臀部上不停地揉捏着,嘴上亲着这小玉的雪白的脖颈。小玉此
时已经顾不上我了,正沈浸在林伯的爱抚中,身上的浴巾也慢慢地滑下。
我站在浴室里任凭水沖刷着,心里考虑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如果以后让
林伯常住在我家,小玉会不会从此迷恋上林伯而直接忽视我?不过看小玉宁愿为
了我的性趣而去献身于林伯,想必也是爱我爱得非常深,像这样的女子真是百年
难遇,何况是如此的秀美灵力。算了,说不定小玉已经和林伯纠缠在一起了。想
到这,我的老二不由得勃起,嘿嘿,今晚可沒吃药。
刚走到卧室的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小玉的娇喘声:「嗯……嗯……林伯,
不要舔那里……哦……」
「好香啊!小玉,让我好好亲亲。」
「哦……不……好舒服……林伯……不要……」
「哇!小玉你怎么出来这么多水,发洪水啊?哈哈……」
「都是你……嗯……林……哦……好爽……」
听着小玉如银铃般耳朵呻呤声,林伯不愧是床上高手,果然沒找错人。
「唔……小玉来舔舔我的老二,让我舒服舒服。」
「不要……嗯……好髒……」
「沒事,我来之前已洗干净了,来吧!」
看来林伯准备让小玉口交了。平常小玉很讨厌口交的,看来小玉嘴巴的处被
破了,这我要进去看看。于是,轻轻的打开门,在门外听还好,一进屋,眼前小
玉的样子还是我激动万分。
小玉正像母狗一样跪倒在床上,如蜜桃般嫩白圆滑的屁股挺翘着,浴巾已经
脱在床底下,全身的美肌光滑无比,看着都想摸一摸。丰满挺拔的乳房自然地下
垂,两颗晕黄色的乳豆勃然拔起,秀美的小腿如象牙般白净。看着小玉的粉亮檀
嘴里林伯的肉棒不停地出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现实感扑面而来,这是真实
地让小玉跟別的男人在做爱。想不多时,手就不自觉地去触碰自己的小老弟了。
「唔……唔……嗯……」小玉生疏地舔弄着林伯的龟头,粉色的小舌只会不
停地去舔舐肉棒的边缘,不过这已经让林伯爽到不行,他低头看着小玉娇媚的面
容,天天想着她手淫的女神竟然就在自己的身下为自己口交。
「哦……不行了……要出来了……小玉,速度加快!」林伯不由得对小玉命
令道,小玉马上把林伯的肉棒全放在嘴里不停地吞吐,看样子口交不用学,舔舔
就会了。
「哦……爽……太爽了……」随着林伯的一声呻呤,下身不停地向着小玉的
嘴巴抽动,小玉皱着眉头,我看到她喉咙作出很明显的吞嚥动作。幹!第一次就
吞下去了!我自己也刺激得不行,看着小玉吞完精液后失神的眼神,躺在床上回
味着刚才的滋味,最淫荡的是,小玉还伸出舌头把嘴角的精液舔进嘴巴里,她的
身下已经是一片湿润。看到这,我也射了。
我正准备看好戏时,电话响了。我由于刚刚射过,神经平静下来,便出去准
备接电话。同时,林伯把小玉抱起来,把肉棒对准她粉红的美穴准备一插到底。
小玉两只莲藕般的雪臂也抱着林伯的脖子,一双美腿也缠住了林伯的腰,看来林
伯已经把小玉幹开了,淫荡的本性已经逐渐被开发出来。
我出去刚接起电话,原来单位有急事要我去解决。我本不想就此离去而看不
到小玉的媚态,但来日方长,以后机会有的是,于是我穿起外套准备出门。看着
卧式里,林伯的肉棒正在小玉的穴口摩擦着,嘴上正激烈地亲吻着小玉,两人的
舌头都彼此纠缠在一起,相互吞嚥着对方的口水。如此美景我真不忍心离开,不
过一狠心,就在开门的一瞬间,听到小玉被插入的娇唿声,真是让人听了都有种
冲动。
「我得赶紧去解决,说不定回来还能看到高潮。」我自言自语的走下楼,看
着房间里的灯光,想着小玉正在如何娇喘呻呤呢!
【完】